当前位置: 商界网 > 管理 > 案例 > 正文

新大陆:150万创业赚回十亿收入


文/《商界评论》记者 李正曦

传统互联网时代造就了腾讯控股、阿里巴巴等企业的成功,那么,物联网时代,哪些企业又将脱颖而出执掌大旗?

2010年3月11日上午11点,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主题为“人大代表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中的作用”的集体采访。说是集体采访,其实不过精挑细选了5位企业家代表。

一袭红衣走到台前坐在柳传志身侧,瞬间点燃了媒体眼球。她是新大陆集团的总裁王晶,不仅因为这是五人中的唯一女性,而是她身后的福建新大陆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大陆)十分引人揣测。

回首2009年,物联网无疑是下半年最不甘寂寞的关键词,甚至被封喻为继计算机、互联网之后世界信息产业的第三次浪潮。原本在细缝市场险中求胜的新大陆一夜之间黄袍加身,在物联网的光环下被推入主流视线。

有人冷眼观之,有人艳羡不已。从天而降的大馅饼,怎么就砸到了新大陆的头上?

就连新大陆的总裁王晶,也有些愣神。

此前,作为入台的第一家大陆企业,新大陆广受媒体关注,但其商业作为的实质意义,却并没有为大多数人所注意到。突如其来的大涨固然令她欣喜,但找到充足的理由才最终令她心安。

每当经济危机退潮之时,总有新技术浮出水面。闪亮登场的物联网被寄予助力经济增长这一厚望的同时,也给行业领先者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2009年9月以来,新大陆屡屡领涨大盘并非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其10年来不断加大对物联网产业投注的必然结果。

种种迹象表明,物联网迎来了春天,但发展中还存在着的诸多阻碍因素,又透着些春寒料峭。火速蹿红后股东们的减持套现更是让投资者疑问重重——概念炒作结束之后,物联网如何在产业领域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获得持续的业绩支撑?

“新大陆,就是要在一片空白但又神奇的土地上开创一番神奇的事业和未来。”

王晶何以如此自信?或许是22年的风雨历炼出来的吧!

自己捏了个菩萨

新大陆的诞生却不似我们所想的那样含着金钥匙。

1993年12月15号,福州,寒流从北边袭来。

赫赫有名的实达集团董事长朱刚和总经理胡钢在福州温泉大酒店开始了最后的摊牌。对话以胡钢同意离开结束。望着外面灰暗无比的天空,胡钢觉得就是此时自己心情的真实写照。

在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中,胡钢也如同那个年代下海的很多企业家一样,吃了资本的闷亏。尽管董事会最终选择挺他,但曾经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利益面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行为令他心寒,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跟随他一块出走的有十多人,其中有原实达总经理助理王晶、原实达工会主席林学杰、原实达香港公司总经理何泉、原实达房地产公司总经理许成建、原实达贸易公司总经理顾照丹等。他们创建了新大陆集团。

与曾经在国企长期担任董事长、经验老到的朱刚相比,年轻的创业者们书生气十足。从实达退出时,因为不忍心寄托了自己理想的企业发生太大的震荡,他们并没有带出几个研发人员和销售人员。为了稳定军心,胡钢甚至保留了大部分实达的股票。

银河宾馆租了两间房子,开始规划未来蓝图,这才发现钱虽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道理。

合适的人才成为第一大缺口。创业伊始,有很多实达的老员工自愿追随而来,但很快就被实达以更优惠的条件返聘回去。新大陆只能招聘新人加以培养,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却仿佛成了实达的“黄埔军校”,很多人只是将这里作为一个跳板。

明知如此,胡钢也无可奈何,就连以“挖角”出了名的王晶也一筹莫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彼时的新大陆,总共也就150万元的创业资本,实在太穷了,跟人拼不起。

比起穷困,精神上的压迫似乎更为难熬。纵观中国历史上斗争的经验,摧垮一个人首先要摧垮他的意志。这在企业之间的竞争中同样适用。

关于胡钢的退出,流言四起,最广为传播的版本是,胡钢私心膨胀,妄图买下整个实达未遂,最终卷款出逃。从实达辞职到新大陆的骨干员工,在不久后发现自己被原东家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而变成开除,股份和房产等也随之被没收。

相关阅读:

破译物联网万亿“藏宝图”

物联网横空出世之后是什么?

“物联网”概念走俏 柳传志李彦宏泼冷水

(责任编辑:商界在线)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