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管理 > 案例 > 正文

吴炳新重出江湖 三株将走向何方?


文/《商界评论》记者 李正曦

再次提起三株,不为缅怀,为的是将来。

经年之后,这个曾经唱响中国大地的企业只依稀在人们的脑海中留下一点残象。

外界对它的阐释也越来越简单化,诸如,其营销就是地毯式广告轰炸的土方法,其覆灭就是因为“常德事件”导致的,三株就是一个危机公关失败的典型案例等。

事实要复杂得多。三株短短几年的发展,创造了销售的奇迹,如果没有一个相当完善的营销体系,这是无法完成的。三株也没有死去。相反,它积极自救,从未放弃过卷土重来的努力。

遗憾的是,虽然三株现在每年仍有数亿元的销售额,但未酬的壮志,依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从未彻底失败,但也从未真正站起。想来,企业的复原如同走钢丝,必须周密慎笃、全神贯注,哪一脚都不能踩滑,更不能踏空。

如今,年过古稀的老帅重出江湖,将带领三株走出一条怎样的复兴之路?

能代表济南这个城市商业史的标志性人物,有一个人不可忽视,他就是三株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吴炳新。

这是一个已经没落的帝国,但曾经是那样不可一世!

在记者以前的文章中,吴炳新好几次作为背景人物出现过,但直到2010年9月10日,才终于有机会与他面对面交流。

2001年、2005年,吴炳新都曾有过复出的努力,每一次复出也都很吸引眼球,但三株的市场表现依然波澜不惊。对于媒体,吴炳新欲迎还拒,匆匆亮相之后总是长时间的沉默,外界对于三株始终是雾里看花。

2008年6月16日,70岁高龄的吴炳新携150万字的《消费论》巨著亮相,再次宣布复出!

如果没有“常德事件”,现在的吴炳新会是什么境遇?这些年他都经历了些什么?三株的复兴步履为何如此蹒跚?面对这样一位老者,会有一场怎样的思想碰撞?

蜗居里的“教父”

三株集团现在的所在地让人感触良多。

约莫占地30亩的大院用砖墙做了隔断,北半院落租给了一家叫雅悦的酒店,由一栋东向的四层楼房和一栋北向的三层楼房组成;南半院落则租给了汉庭,那是西向的一栋五层大楼。旁边还有些零星的建筑。

吴炳新当年就是在这东、西两栋楼上挥斥方遒。

物是人非!三株总部不好找,一直走到院落的西北角才发现了石榴树下的标志牌。

一排长长的青灰色平房,被打通了作为总部仓库和会议室;平房的尽头毗邻着一栋三层的小楼,这就是三株总部员工如今工作的地方。

事实上,整个大院子和楼房在产权上都还是三株的,只是在缩编减员之后租了大部分出去。这里属于济南市历城区的黄金地段,与山东大学相邻,每年至少为三株带来500万元以上的收入。

之前听说,吴炳新如今在一个非常气派的5星级大厦办公,但记者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大套间里隔出来的一个小套房,大套间的其余部分是一个建材公司在使用,陈列着各色地板板材。

就是这个小套房,还包括了办公室副主任和两个文字秘书的办公区域。

陈列简单,家具也是旧式的,这里与财富、奢华等字眼相去甚远。吴炳新白衫蓝裤,架一副细框眼镜,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

按照北京的习惯,应该称呼他为“吴老爷子”,但他实在不像一个72岁的老人,面相年轻,精神矍铄,言谈间充满激情,记者硬生生把“爷子”二字吞了回去。直到下午的间隙,才恍惚觉得他那黑亮的头发应该是染过的。

不管在何种场合,吴炳新都不承认失败,面对记者尖锐的质疑,吴炳新用两个比喻来说明了两个坚持的理由。

“抗美援朝我们损失了35万人,美国死了10万人;我们是倾一国之力,美国是借联合国的名义和力量,但是抗美援朝最终胜利的是我们。胜败不能以简单的损失来衡量。”

“电视武打片里两个高手对决,斗得筋疲力尽,最后一死一伤,伤的那个可能爬都爬不起来,但你说他是失败者还是胜利者?”

“首先,三株只是损失了,但依然存在,以后还能再起来。常德事件将三株打到谷底,三株的确损失惨重,但最后中央给三株平反昭雪了,只是没有索赔财产,而涉及此案的人撤职的撤职,处理的处理了。”

“其次,三株虽然损失很大,但是为社会培养了那么多的人才,怎么能说失败呢?上天非常厚待我,让我登上过巅峰,也跌落到低谷,但我从来没有失败过!”

俗话说“成者王侯败者寇”,经历了挫折之后,三株在世人的眼中已近乎失败,而散落在各地的三株老将们也被戏称为“流寇”。这一名贬实褒的称谓很大程度上构建了中国营销界的原生态。据了解,眼下的中国医药保健品行业中,仍然有大约10000名老三株人活跃着。今天的他们在反思,在成熟,也在通过一切渠道关注着他们的“母校”。

这是记者从业以来年龄跨度最大的一次采访,但年龄相差40多岁的两代人相谈甚欢,讲故事的讲得没有心机,听故事的问得毫无顾忌。

(责任编辑:商界在线)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