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管理 > 营销 > 正文

一生有两次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六间房逆袭的往事秘辛


十几年来,中国的互联网制造了许多知识英雄,也曾经倾覆过许多网络大腕儿,在这些曾经的败走麦城者中,能够如乔布斯般实现东山再起的屈指可数,我一下子能想到的也就史玉柱、陈一舟两个人,最近又出了一个,就是六间房的刘岩。

人有多大几率在一生中两次成功?

刘岩的六间房在视频风起云涌的初期曾经名噪一时,在最辉煌的时候(2006年左右),六间房曾经凭借一个胡戈一度成为中国视频网站中风头最劲的一家,但随着金融风暴的到来,因为没有雄厚的资本和后台,六间房几度濒临倒闭......

3月17日,宋城演艺宣布以26亿元收购互联网演艺平台六间房,这家原本很多人以为已经消失的网站再次成为瞩目焦点。

八年一个咸鱼翻身的轮回,刘岩是怎么实现了他的第二次成功,近日,刘岩和微天下“非常坦诚地”讲了六间房的“成功秘辛”,或许很多处于困境的创业者能有些许借鉴。

“人还活着,钱却花光了”

“最苦逼的时候,海淀法院法官都认识我了”

“其实现在活过来了再忆苦思甜挺没劲的,容易被别人说装B,但既然你问到那我就只能说道说道了”。刘岩一开始不太愿意谈及艰辛往事,但最终没有架住追问。

2006年做胡戈(《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时候六间房在业内还是比较领先的,但到了07年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07年开始视频网站开始变成资本竞争。土豆拿了3000万人民币,“现在看是小钱,在当年可是天文数字,所以土豆一夜就打成第一了”。

六间房只能迎战,但跟到一千万美金的时候,再追加投资就很吃力了。优酷是晚期投资,起点就很高,所以08年优酷起来了。但六间房不一样,它进入的早,本来以为是百米赛跑,但后来却发现变成了马拉松......然后是08年金融危机,六间房再也没融到钱。

“那时候债主都排着队来要账,我说现在不能还钱,我钱给你了,我还怎么活?而且现在债主这么多,钱就这么点儿,你们每家也分不到多少。你让我活着,就有机会还你钱,老大逼死了,谁也拿不到钱。现在唯一的办法是让我活着,我不跑”!

有同行打电话劝刘岩带着钱先躲起来,找个地方闭门研究新产品,或许是一条生活,但刘岩拒绝了,他每天坐在办公司,一边维持业务,一边应付债主。

“那时候海淀法院的法官都认识我了,后来法官跟那帮要债的就说,你们也别把人逼死,现在是全行业出问题了,逼死谁都没好处,国家也是这个态度,你们去告,也告不赢”。

后来依靠无心插柳的网络直播,六间房最终渡过了难关,把钱都还了。到了2012年,其中一个债主居然加入了六间房。

“因为当时他本来不期望我能还钱,结果我把钱还了,他觉得我很牛逼”。在最艰难的几年里,六间房一方面做挣钱的生意,一方面做新业务,逐渐从一个技术公司变成一个社区运营者,从一个运营者变成一个娱乐公司。

“现在是大势在推着我们走”。站上风口后刘岩这么说,但在成功之前,刘岩却认为最大的推动力是“饥饿”,向上源于饥饿,饥饿推动创新:我们就是饥饿者,我们的基因不是资本,没有那么多钱去挥霍,所以必须创新出好的东西,这样我们才能生存,创新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踏上风口的偶然与必然

在烧钱拼流量上吃了亏以后,六间房在后来的发展中“无意中”走上了娱乐公司的道路。

六间房在2006年的时候开始做视频直播,当时是直播游戏和发布会。第一个大案子是2007年奔驰有一款车在北京首发,奔驰的CEO来了,章子怡也来了,现场非常炫,耗资巨大,但是却只能服务现场的几百人。奔驰去找电视台,电视台当然不可能直播一个车展上的表演,后来就找上了六间房,“全是电视的手法,有几万人看,奔驰老板节嘉奖了,说真牛逼”!

从奔驰开始,六间房又接了各种会议直播的业务,在直播的同时,六间房也完成了技术上的储备。

后来,在07年本来是可有可无的业务,最终却成了六间房的主业,这看似无路可走的选择,其实与刘岩关系很大,因为他一直对直播持有巨大兴趣,刘岩认为直播是最接近电视形态的互联网实体。

“08年金融危机了,我们也没能力去拼了,必须做点事儿挣钱了,就分析为什么不挣钱了,我觉得视频行业很大一个问题是广告卖不出去,因为流量不是同时在线。现在电视广告卖得最好的都是体育赛事、奥运会、世界杯、春晚,这些东西全是直播。所以视频网站必须在直播上深挖价值”。

六间房正好之前就有一些技术储备和探索。所以刘岩他们就搭了一个平台,当时这个平台还不是为今天这种演艺模式搭建的,只是为了直播。

“我们当时有一个宠物事件,一个小猫做手术,血一下喷出来了,很多人涌来观看。但是后边唱歌、跳舞、演艺太有吸引力,逐渐成为主导,其他的内容就逐渐被淹没了”。

有两句名言适合六间房的经历,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还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视频网站中,六间房可能算是失败的,但早期的失败却使它更早的转型,从而找到新生。

“我并不是说我们在5年前就预见了今天,我们不具备这样的智慧,是一步步走到今天,先有了结果,我们才回来看到了这个。开始我们想摆脱在线视频的困境,觉得通过直播可以做到。做了直播以后,发现用户同时在线了,社区也就自然存在了。社区里面各类的内容都有,但是慢慢都被娱乐淹没了,你发现唱歌跳舞就是有人看,唱歌唱得好就是有人听。然后人就越来越多,加上虚拟礼物的设计,里面的玩法和功能就越来越丰满,慢慢地就长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最后一秒,一下子飞出七百架飞机

一开始做秀场直播,刘岩也不知道能挣钱,完全是基于直播的各种尝试,但一试之下,就发现好像是踏入一个金矿,下面部分内容引自他对其他采访者的回忆:

我们的演艺秀场2009年10月上线,当时已经设计了简单的虚拟礼物,最贵的是100块钱1架的飞机,能不能卖出去,没把握。直到有一天,在办公室突然听到同事们大叫,所有人都扑到一台电脑跟前:一架飞机飞了出来。飞机做好之后从来没见人买过,让用户自愿地从兜里掏出钱来,那个感觉太好了。观众也都觉得特牛,100块,大礼物啊。送的人也觉得爽,接着送。当时没有做动画,也没什么美工,就是特丑的一张飞机图片,盖在屏幕上了。过了两个月我们搞歌唱比赛,观众投票,礼物数量占一定权重。那个时候歌手群体已经开始分化成“家族”了,就有人有组织地出钱支持歌手了,这引来了更强烈的竞争。那次比赛,当礼物通道最后1秒钟即将关闭的时候,一下子飞出700架飞机。

这是2009年,我们当时就疯了!我们那会儿那么惨,挣一分钱是那么难,突然1秒钟一张破图片卖出7万元,大伙儿振奋极了。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特别甜蜜,因为我们知道可以靠这个发工资了。同时,它让我们看到了一扇门,里面有很多的矿等着我们去采。前两天,我们的“放声Show唱”比赛出了一个20万(元)的(礼物),我已经不看了。

(责任编辑:商界在线)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