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商业 > 产经 > 正文

华夏幸福推动产业升级 解局资本逃离“实体”


门槛高、投入大、利润低,实体经济面临重负,已成为有目共睹的事实。这伴随而来的是资本不断逃离“实体”的困局。

如何避免经济空心化,走上实体经济回归之路?12月9日,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主办的,以“实体经济的回归与转型”为主题的第十二届中国经济论坛,通过政府、企业、学界和媒体之间的广泛对话,就避免经济空心化,针对实体经济的回归与转型进行深入的探讨。

沉重的“实体”

在昨日的第十二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邵宁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保持了年均近10%的高速增长,其中实体经济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我国实体经济也长期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发展方式粗放、低水平的重复建设、产能过剩、创新能力不足等等。而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出现的问题,是由多方面的因素引起,也与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密切相关。

当初廉价劳动力给创造人口红利的时代已经过去,资源的匮乏也使得在实体经济领域创业的企业家感到实体经济利润空间在逐步缩小。与会的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这样认为。

事实上,与虚拟经济相比,实体经济领域不仅准入门槛较高,投入成本较高,同时,产出周期偏长、利润空间有限也成为企业发展实体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室主任陈耀认为,之所以现在相当一部分资本逃离实体经济,或者远离实体经济,实际上是由于做制造,做加工制造业利润率太低所造成的。

《2012年度中国实体经济发展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实体经济上市公司总体财务安全快速下降趋势明显,是近10年来总体财务安全最差的一年。2012年出现风险和高风险(ST和退市风险)的中国上市公司,占总体上市公司比重达到28.12%,超过1/4。上市公司异常指标大量出现,总体财务安全状况非常严峻。

截至2012年10月, 20个行业财务安全指数同比全部呈现下降趋势,其中12个行业下降幅度超过10%,下降行业比例和降幅也为近10年来最大。其中,房地产业下降35.32%,是20个行业中下降幅度最大的行业。除房地产行业外,降幅超过20%的行业还有:仓储行业、批发业、建筑行业、多种经营业、公共事业行业等。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指出,目前,从事实体经济的企业面临各个方面的问题困境,首先就是融资难和融资贵,在融资问题上不仅是难而且是贵。

“一个是融资成本,一个是用工成本,还有其他的我们的调查研究,九种因素叠加,(推高了)实体经济的成本。”辜胜阻表示,企业在用工问题上遭遇的困难是招不到、留不住、用不起,招工很困难,另一方面,招到了流失率也很高,用工成本上升也给企业带来了不小的负担。

如何回归

那么如何才能让资本回归实体经济?

“要实现实体经济回归,信心最重要。”厉以宁指出,目前中国正在出现新的优势和红利,如技工群体正在发展壮大、科技水平正在提高。增强信心的目的在于调动民间积极性,这样改革才能向前推进。

陈耀则认为,回归实体经济,从整体上讲,还需改善产业环境。他表示,产业升级是中国经济未来二十年的重要主题,中国实体经济的重塑核心,就在于因地制宜,不断推动区域的产业升级,真正做强产业,实现区域经济、社会、民生和谐发展。

而对于产业发展的路径,陈耀总结为“三要”。一要有方向,二要有路径,三要有方法。

陈耀举例说,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专门对成立于1998年的产业新城投资运营企业集团华夏幸福基业进行过专门调研。他们发现,华夏幸福基业通过协助地方政府共建园区基础设施,使这些地方能够在产业载体、产业培育、产业促进上,以及后续的融资平台后续政策服务上,为入园企业提供非常好的产业发展生态。华夏幸福基业“以产兴城、以城带产、产城融合、城乡统筹”的产业新城的发展方式是值得推荐的。

据了解,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在全国已经投资运营了十七个产业园区。通过为固安、大厂、怀来等地因地制宜发展产业集群集聚、推动产业升级,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切实体现了实业发展、产业升级最需要的实业家精神。同时,通过建设具有完备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功能的新型城区(镇),不仅有助于承接中心城市(区)的产业和人口转移,有助于产业的集群发展,促进产业的转型升级,也有助于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协同推进,统筹城乡发展,提高城镇化的质量,推动区域的可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商界在线)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