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焦点 > 特别策划 > 正文

出走的阿里人:错过上市依旧叱咤投资界


出走的阿里人:错过上市依旧叱咤投资界

阿里巴巴,一家拥有7万个编号员工,而平均年龄只有27岁的公司;在造就成千上万的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的同时,也将创业的基因植入了每个员工体内。

与马云之“左膀右臂”蔡崇信如今80亿美元的身家相比,那些离开阿里的人——前阿里巴巴电子商务网站总裁兼首席营运官关明生、前阿里巴巴集团CTO兼中国雅虎CTO吴炯,以及挖财董事长、前阿里巴巴云计算中心资深总监李治国,等等——虽错过了阿里的造富盛宴,但个个不失为互联网投资界叱咤风云的人物。

“离开阿里巴巴6年多,我主要做风险投资、天使投资,先后投了汉庭连锁、聚光科技和聚美优品。我投资的钱是我把阿里巴巴股票卖了的钱,如果我不卖,应该比现在赚得多的多。”尽管如此,吴炯也从没为他的选择后悔过。

而在那些放弃即将到手的股权而“出走”的阿里人中,更多是一些追逐梦想胜于金钱的普通人,“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一阿里基因正在他们的事业中不断繁殖……

张伟江(工号1659) 别样的“关乎天下”

张伟江称得上阿里开疆破土时的老员工了,工号1659,他的微信签名是“找回自己”。2011年,离开自己供职8年的阿里,他远赴深圳献身助残事业。

在接受记者采访前一天,张伟江刚从杭州的阿里活动回来。这个被称为“前橙会”的俱乐部由阿里原厂校友会发起,是前阿里“毕业生”组织的。“橙”色是阿里的代表色,也被业界戏称为“阿里橙”,俱乐部名称即缘于此。

如今,这个“神秘组织”汇集了各路创投、基金、创业公司、民间组织等。张伟江告诉记者,这次聚会由“前橙会”发起,聚集了阿里校友会、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在路上、众海投资、软银中国资本、快的打车、挖财等500余人,以及除马云此外的几乎所有阿里高层。

“虽然这样的活动经常举行,一起摸爬滚打出来的战友出来叙叙旧、整合整合资源,但这次的规模和意义都不一样。”张伟江说,听到阿里上市成功,自己感觉非常自豪,“毕竟是在阿里不知名的时候一起打拼过,如今阿里终于得到社会认可,我们感觉到自己曾经的辛苦没有白费。”

和大多数阿里“毕业生”一样,张伟江如今还持有阿里的股票,“我一股都没卖,也没有卖的打算,我还是长期看好这家公司。”

供职于阿里的8年间,张伟江曾操刀过公益项目的策划,与残疾人有过接触。谈到离职创业,张伟江坦然中有着淡淡的骄傲,“你看到阿里招股路演中的介绍视频了吗?其中的四川德阳‘瓷娃娃’淘宝画家丁红玉就来自我们。”

张伟江2011年离开阿里只身前往深圳,如今担任残友集团电子善务总经理。所谓“电子善务”,就是通过电子商务做善事,解决残疾人的就业。

如今,残友与阿里在帮助残疾人就业方面有着相当多的合作。“阿里给了我们很多扶持政策和宝贵资源。”张伟江坦言,比如提供电脑、免费培训、电商运营的免费业务等。

残友集团还与淘宝网签定“百城万人重残残疾人就业计划”,1年多来,残友已经帮着1000多人在阿里的平台实现了就业。

看着身边一起战斗过的兄弟们成了身价倍增之千万或亿万富翁,张伟江说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当初离开,本来就没有商业目的。”他告诉记者,自己在阿里的时候就帮助残疾人创业半年有余,看着残疾人和他们的家人这么努力,我告诉自己不能再放手,精力不够,就把工作辞掉好了。“到了必须二选一的时候,这么多的残疾人反而成了我心里的不舍。也许这也是一种阿里味儿,认准了就去做。”

在上市之前,张伟江刚到阿里巴巴故地重游,还碰巧撞上5年员工获赠戒指。“想当年我们5年时,还是马云亲自给佩戴带有阿里巴巴LOGO的白金戒指的。”他说,我总感觉未曾离开。

在阿里成功上市后的这期“前橙会”年度酒会上,前阿里巴巴电子商务网站总裁兼首席营运官关明生,前阿里巴巴集团CTO兼中国雅虎CTO吴炯,“前橙会”发起人、挖财董事长、前阿里巴巴云计算中心资深总监李治国,阿里巴巴创始人、十八罗汉之一的戴珊等悉数出席。会上,张伟江向关明生赠送了“关乎天下”四个大字,其中“天下”正是马云“西湖论剑”电商论坛的主题,也是阿里的文化所在。

在张伟江看来,阿里前前后后已经有7万多员工,其中有一大部分聚集在杭州,进行着互联网相关的创业、投资,有的人已拥有很大的事业,甚至将公司做上了市。而这些人本身已经形成了巨大的财富和机会。

赖杰(工号20319) 归去来兮,不忘初心

工号20319,在淘宝干了4年,2012年出走创业树熊网络的赖杰今年8月引入了阿里的B轮战略融资。

如今,作为业内最早一批的商用Wi-Fi公司,树熊网络是支付宝钱包全民免费Wifi合作方。谈到出走又再度结缘,赖杰将之总结为“阿里味儿”的相投。

“阿里味儿”早先是指阿里巴巴的内网,也是马云常逛的地方。阿里巴巴在招聘的时候,也会专门设立了一个职位,叫“闻味官”。闻味官一般由阿里巴巴的老员工来担任,通常在几句闲谈当中,他们就能了解到一名应聘员工有怎样的梦想。而对于离职创业的人,阿里味儿是指那些阿里文化所带来的东西——梦想、坚持,以及其他。

不谋而合,离职创业的赖杰给自己的公司起名树熊,寓意“我们就像树熊一样,又傻又天真——傻就傻在简单、执着;天真是有梦想!”

赖杰说,马云说得很对,“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同一天,赖杰拿到了从阿里寄来的上市纪念T恤,上面印的除了富有中国元素的景泰蓝淘公仔外,正是这句话。

说到独立创业,赖杰坦言,淘宝网当时的业务与wifi 没有任何关系,自己没有做这样一件事的机会,但自己想做,不想错过。

为了离开,赖杰放弃了拿到的大部分初始股权。阿里IPO股价一飞冲天,赖杰说他不急着卖,一来不急着用这笔钱,二来看好它未来的增值空间。

树熊创立后不久,赖杰获得了杭州盈动投资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今年8月,阿里巴巴通过其控制的上海云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入股树熊网络。“这是战略融资,以业务融合为主导,通过战略入股使双方关系得以更紧密。”赖杰认为。据透露,这笔投资在千万人民币规模,占股约10%。

赖杰坦言,在接受阿里投资之前,树熊与其他几家互联网巨头已经进行了很深的接触。刨除自己与阿里的个人感情,仅从业务的角度出发,赖杰认为阿里是未来最有可能在这个领域成功的公司。“当然,阿里也获得了我的‘感情分’。”

赖杰对于阿里的投资策略有着清醒的认识。阿里要做平台,这并不是一句空话,甚至体现在其投资策略中。因此,在很多战略投资中,阿里会有“马甲”公司出面,例如投资树熊的云鑫投资,这是为了保持公司业务的独立性和中立性,不希望被投资公司有站队的嫌疑,从而得以更开放性地面对市场。

因此,树熊网络虽然和阿里有深度合作,但同样服务于腾讯和百度。截至2014年初,树熊在全国200个城市拥有数百家渠道伙伴、服务于数万商家、为数千万消费者提供免费Wi-Fi以及基于Wi-Fi的各项互联网服务。

“阿里的投资已经越来越成熟,为了把业务做大,必须更加开放,更加有全局的观念。”赖杰表示,在洽谈投资时,这一观点得到了双方的认同。“出来创业肯定不是希望最终成为阿里一个部门。我们希望可以借助阿里的平台优势,但不希望牺牲自己的发展空间和灵活度。阿里的投资也不是为了控制,而是看好这个行业,希望在这个行业有所收获。”

赖杰将其与阿里的合作归结为共同的“阿里味儿”,在开放度上和平台思维上与阿里更一致,这也是树熊最终放弃了腾讯等大“金主”的直接原因。

“阿里比较讲究阿里文化,这是一种气质和世界观,从入职招聘时就开始了。”赖杰如今还经常参加阿里离职员工的群组和聚会,甚至节假日也经常收到来自阿里的祝福短信。

“我很珍视阿里带给我们的财富,特别是精神上的。”赖杰说,树熊也经历过很困难的阶段,需要什么来支撑?梦想,就像我们的创业口号“又傻又天真”——不要想太多,不要患得患失,认准了就去做,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赖杰还透露了他从阿里偷师的秘密,那就是股权的划分——让更多人享受股权期权,有成为自己公司一部分的归属感。“阿里讲究‘财聚人散,财散人聚’,因此员工持股比例极大。我们要让大家同甘共苦,就必须从根本上尊重和保障大家的利益诉求。‘创业合伙人’这一概念更多就是要把大家从精神上聚集起来。”

谈到未来的计划,赖杰说,过去一年,整个行业开始大爆发,公司数量目前高达300家以上。腾讯、小米等业已在商用Wi-Fi领域布局。“我们会关注同行或者寻求合作,但必须坚持以我们为主的发展计划,将创业最初的梦想坚定移地做下去。”

“仅仅‘又傻又天真’怎么够?我们还要‘又猛又持久’。”这位81年的创业人爽朗地笑称,“后面一句是我自己加的!”

孙鹏(工号62658) 心中的“永无乡”

在英国作家詹姆斯·巴里(J.M.Barrle)的小说《彼得·潘》(Peter Pan)中,主人公彼得·潘长住在一个远离英国本土的海岛neverland。1940年上海新月书店出版的梁实秋译本中,将neverland译作“永无乡”。在小飞侠彼得·潘的“永无乡”里,人们永远长不大,拥有纯洁且不朽的童年。

2013年,工号62658的孙鹏放弃了阿里稳定的设计工作,去西藏雪山建造他梦中的房子“永无乡”。

在孙鹏看来,每个人的“永无乡”都不相同,彼得·潘的“永无乡”是可以保持年轻纯洁的地方,代表着美好愿望能得以实现。对他而言却是一种生活状态的实现——自我的平静和同时对他人的成全。这个主修工业设计的陕西男孩儿谈话中总透露出悲天悯人的情怀。

他坦言,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是一开始就策划出来的,而是真正的走一步看一步。起初,他和好友刘俊文一起,只是想去西藏看看藏人眼中的神山,可以的话拍拍风景写写故事卖卖药材,增加自己以及藏民兄弟们的收入,做一个潇洒的“神山下的房客”。

然而,事业总是越做越大,当他们在微信朋友圈里积攒了足够的人气,很多网友知道了他们要盖房子的事,便主动提出要支持。“于是,盖这个木屋被更多人赋予了浪漫的动力和精神上的慰藉。”

2014年7月22日,孙鹏在众筹网上发布了“500元作雪山屋业主”的众筹项目,吸引了很多人的响应,最高的出价5万块。如今,木屋已经盖好了。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正在忙碌地兑现当初的承诺,组织回馈业主,包括马上就要寄出的书、明信片和钥匙。

孙鹏说,自己没有想过要从中获取经济上的回报,投入支出基本持平。他希望可以帮助更多的藏人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通过与外界的联系发展起自己的旅游、药材和其他产业。如今,他们希望通过组织自己的木屋看房团带动起当地的旅游经济,目前已经吸引到一些游客前来。

而这一模式已经得到了地产商的关注。孙鹏告诉记者,下一步,他打算接受一位地产投资商的委托,去开发一个农场。这位投资人在重庆、湖北、陕西的交接处买下了十万亩土地,想炒房地产却不想烂在了手里,便被孙鹏的木屋计划所吸引。这一次,孙鹏打算将这里建成一个艺术家的乌托邦,并与阿里巴巴的“聚土地”项目二期合作,最终发展成新农业的模式。

对于孙鹏来说,无论是之前的雪山木屋还是如今的小镇开发,本质上都是相同的,就是“找到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孙鹏的悲天悯人不愿意仅是写些网上的心灵鸡汤做布道,而希望能够去改变现状,实现理想的生活状态,让终日忙碌的人们停下脚步来看“原来生活还可以是另一种状态”。

 

然而,不要认为孙鹏是工作没有出路才会走上这样一条路。加入阿里前,孙鹏职场顺利,曾是一家咨询公司的三最员工——“年龄最小、职位最高、工资最高”。而在阿里国际站的一年间,他负责网站设计,职级也高过同龄人。

供职阿里一年,孙鹏坦言这种工作状态和方式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对于管理手段和分工合作的职场的职业素养也是一种提升。“最直观的,若不是因为阿里,我的众筹项目也不会得到这么多的关注,你也不会来采访我。”孙鹏还不忘调侃一下记者。

孙鹏说他对如今的状态非常满意,“所有的时间都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做别人要你去做的事。”接下来,他准备用阿里借鉴来的经验去和地产商人谈“乌托邦”项目,自己来做总经理。

韩丛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责任编辑:NF059

(责任编辑:商界在线)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