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商讯 > 正文

首例对赌无效的警报

不对赌,无PE!就在PE对赌协议几多欢喜几多愁的时候,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它日前对海富投资与甘肃世恒公司的增资纠纷案做出了二审判决——我国首个对赌协议被判无效的司法判例由此诞生。

此案向世人清晰无误地表明对赌条款“法理不容”,这让大量手执对赌条款的PE机构心存忐忑,对那些热切盼望PE基金融资的企业来说,也并非良音,中国PE行业未来的走向,或因此案而改变。

不求认可,只求回本

海富投资成立于2007年9月,全名苏州工业园区海富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皆为5000万元,董事长张亦斌个人出资500万元,任法定代表人。公司主营业务为实业投资和投资咨询,在多个PE案例中,海富投资都有成功退出的经历,唯在甘肃世恒的项目上,马失前蹄。

2007年10月海富投资2000万元人民币巨资给甘肃世恒,却仅换来甘肃世恒2008年全年2.68万元人民币的利润。此后甘肃世恒又拒绝履行对赌条款中的赔偿义务,海富投资只能将其诉上公堂,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程度。

然而法庭对于对赌条款的认识,却和海富投资自己的理解大相径庭。在一审和二审判决中,法庭均根据不同理由认定对赌条款无效,赔偿诉求均被驳回。唯一值得海富投资欣慰的是,在二审判决中,法院认定海富投资2000万元中的1885万元“实为借贷”,要求甘肃世恒返还这部分资金和利息。对海富投资来说,这已是最好结果。

海富投资董事长张亦斌对此认为:“虽然对赌被判无效,但高院支持我们投资的钱还给我们。我们也不是那么在意对赌条款,主要是为了把本金拿回来。”

但甘肃世恒对此结果仍不满意,他们已经把案件上诉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但无论结果如何,对赌条款被判无效,已成定局。

对赌有理,赔款无效

在PE投资中频现对赌条款,可以说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可以这么说,在投资意愿达成,签订对赌协议的时候,投资方和被投资方基本都是喜笑颜开,大家都认为,对赌协议是符合自己利益的。

对投资方来说,对赌协议的唯一目的,就是要保护自己的投资利益,因为在投资过程中,投资者和企业经营方之间,天然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无论投资者做再详细的尽职调查,在企业经营信息占有、经营环境、业绩预期等环节上,投资者都是处于信息弱势地位的,对于被投资企业的业绩前景,谁也无法做出准确无误的判断。再加上被投资企业为了获得更好的估值和更多的投资额,往往会过分美好地描述自己的价值和前景,为了防止被过度“忽悠”,投资方只好通过对赌协议来试探被投企业的真实性和可信度,挤压被投企业的“忽悠泡沫”。可以说,资方提出对赌协议以最终占有被投企业资产为真实目的的情况极其罕见,更多的时候,它只是一种谈判手段和安慰性程序。

而对于被投资者来说,对赌协议是给投资方喂下的一颗“定心丸”,有助于稳固双方的投资合作关系,并争取到更多的投资额。特别是创业型公司和处于发展期的企业,对自己的发展前景和业绩预期都充满信心,很多时候,对赌协议正是在他们强烈的信心下催生出来的产物。“你说明年增长20%,没有人会要求对赌,但你非说明年可以增长200%,而且要按这个估值来增资,投资者怎么办?”一位资深PE人士如此解释对赌协议的由来。

一家创投基金副总则认为:“如果基金投资企业时,企业是以去年的利润为基准来估值的话,一般是不用对赌的。之所以对赌,是因为企业喜欢用今年甚至明年的利润来估值,这样可以谈更好的溢价倍数,但明年的利润不确定,所以基金就要用对赌来保障自己的利益。”

就拿甘肃世恒的案子来说,在甘肃世恒所在的定西市安定区政府网站上,对甘肃世恒的企业介绍是:“2007年完成工业总产值7500万元,上缴税金330万元。”而海富投资2000万元仅占3.85%的股份,对甘肃世恒的估值超过5亿,对于一个主要生产电解锌锭的企业,这样的估值明显是高倍溢价。既然敢拿这么多钱,当然必须用业绩做保证,海富投资的对赌要求也属合情合理。

但是,合理不一定合法。PE机构投资企业,本质上属于联营的一种,这和银行借贷要本金利息一起收回是有根本性区别的,所以一旦企业和PE为对赌条款产生争议,从法律上来看,对赌条款很难站稳脚跟。

(责任编辑:商界在线)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