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商讯 > 正文

陈湛匀教授 突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障碍

  在今天《湛匀妙语》的节目上,著名学者、上海市投资学会副会长陈湛匀教授就“突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障碍”发表演说。陈教授提到:中国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还有相当的路程要走。先决前提是人民币使用水平必须从中国向世界发展。在国际投资、政府货款尽可能地使用人民币,必须是净输出;加速中国金融业国际化步伐,加快人民币的可兑换性,改变经常性账户贸易顺差的格局,扭转人民币低估值的忧况;大规模提高中国的黄金储备,给国际投资者更多的信心。人民币国际化,既是能使中国经济不被绑架的主要途径,也可能是破解国际货币体系的“新特里芬难题”。
  
  以下是陈教授的部分观点实录: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3》显示,2012年人民币国际化指数(RII)为0.87,距美元国际指数52.34相差60倍,但其较2011年的0.58增近长5成,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走势增强,请见下图。
  
  图:2011-2012年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走势
  \
  注:月度平均,指数2010=100        数据来源:国际清算银行(BIS)
  但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并非坦途,经济下滑会拖累人民币国际化的后退。如果未来人民币出现贬值趋势,那么可以通过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产品核心技术、创新能力和品牌效益,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除此以外,还需要突破以下问题。
  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目前仍处于结算或计价的起步阶段。中国是贸易大国,但不是贸易强国,超过一半的出口产品是加工贸易产品,出口企业处于产业链加工组装环节,规模小、利润低,为了出口份额利益,这些企业采用人民币计价结算的意愿动机比较弱;同样,中国进口企业由于缺乏国际贸易定价权,自由选择计价货币的能力也较弱。还有中国国际服务贸易比较弱,请看2010年世界服务贸易进出口排名表,表中显示中国国际服务贸易出口额占比4.6%,美国14.1%;中国国际服务贸易进口额占比5.5%,美国占比10.2%。
  
表:世界服务贸易进出口额排名(2010年数据)
\
  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Arvind Subramanian)在《大预测》一书中提到:“贸易对于未来中国的重要性、中国走向人民币国际化并退出重商主义的可能,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促进那些具有全局意义的重要国家之间的合作,这三者将有可能导致中国和其他大经济体之间的互动以及摩擦更多地发生在贸易层面、而非宏观经济议题上。反过来这也是促使世界贸易组织、而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为中国和这些经济体之间开展合作的关键论坛和场所。”阿文德·勃拉曼尼亚还预测了2010~2030不同国家占据贸易的份额如下表。显然重视企业在国际贸易中使用人民币结算,意义重大。
  
\

  中国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还有相当的路程要走。先决前提是人民币使用水平必须从中国向世界发展。在国际投资、政府货款尽可能地使用人民币,必须是净输出;加速中国金融业国际化步伐,加快人民币的可兑换性,改变经常性账户贸易顺差的格局,扭转人民币低估值的忧况;大规模提高中国的黄金储备,给国际投资者更多的信心。人民币国际化,既是能使中国经济不被绑架的主要途径,也可能是破解国际货币体系的“新特里芬难题”。

(责任编辑:商界网)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