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商讯 > 正文

打击洗钱犯罪活动 筑建绿色金融通道


预防洗钱犯罪,维护金融安全,离不开法律法规的制定完善,离不开金融机构对其义务的严格履行,同样也离不开社会个体的积极配合。

8月3日,澳洲金融犯罪监管机构AUSTRAC对澳洲联邦银行(CBA)提起民事诉讼,因CBA自2012年起,在防止利用现金存款机器洗钱方面表现,涉嫌违反《反洗钱及反恐怖主义融资法》,联邦银行可能因此面临“天价罚款”。

恐怖袭击、走私、贩毒、贪污贿赂等犯罪的发生,使得洗钱活动大量存在,严重危害到国家安全、社会稳定以及经济的健康发展。世界范围内,众多金融机构因涉嫌违反《反洗钱法》而受到严厉惩处。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未能幸免于难。为保护社会公平公义,维护国家经济金融稳定,反洗钱工作受到了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5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官方网站公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开户管理及可疑交易报告后续控制措施的通知》(银发〔2017〕117号,下称《通知》)。《通知》对开户管理及可疑交易报告后续控制要求进一步明确,同时明确了反洗钱义务机构的洗钱风险管理责任,有效弥补了当前反洗钱制度的薄弱点,一定程度防范了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风险,对预防洗钱犯罪、维护经济金融秩序、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

洗钱活动猖獗 网络洗钱成为发展趋势

联合国有关统计显示: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每年被合法化的非法收入为10亿——20亿美元,一些发达国家这一数字为1000亿美元,而在一些金融中心,每年有3000亿——5000亿美元的黑钱被合法化。

洗钱作为一种严重损害国民经济与金融安全的金融犯罪活动,一般与恐怖袭击、走私、黄赌毒、贪污行贿等行径联系在一起,犯罪分子通过洗钱活动将“黑钱”洗白,或把非法得来的资金转移至境外,逃避法律对于其非法行为的制裁。

海南“黄汉民案件”,犯罪嫌疑人黄汉民采取欺诈开户、虚假过户、虚假交易、暗箱操作等手段将他人家族企业的上亿元资产据为己有;成克杰洗钱案,成克杰将受贿所得的4109万元,通过香港商人渠道,曲线转入了成克杰指定的账户;震惊中外的厦门远华走私洗钱案,更是涉案人员众多,涉及金额巨大。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利益在驱使人们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同时,也驱使着一部分人铤而走险,越来越猖獗的洗钱行为对经济社会造成了严重危害。

与金融市场而言,洗钱行为扰乱经济秩序,破坏金融市场微观竞争环境,损害市场机制的有效运作和公平竞争。与社会稳定而言,违法所得资金可能会被投入到犯罪活动中,大量社会财富被非法使用,不仅不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更容易滋生腐败等犯罪行为。洗钱犯罪活动的大量存在,对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产生了加大的危害。

近年来,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在改变了人们生活方式的同时,也为洗钱者从事洗钱犯罪提供了有利条件。伴随着互联网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迅速发展,洗钱手法又有了新的发展,如网上支付洗钱与网络洗钱、电子资金转账洗钱等。至今,网络洗钱以经发展为电子商务、网上拍卖、网上银行、网络赌博和网络保险等多种途径。

洗钱犯罪分子“与时俱进”,手段愈加专业、高明。网络洗钱呈现的新特点、新趋势,给反洗钱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警惕网络洗钱,在时代背景下尤为重要。

打击洗钱犯罪 社会全员在行动

200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颁布实施,至今已经十年有余,反洗钱工作取得诸多进展。以支付机构为例,央行发文中明确企业必须设立反洗钱工作领导小组,组织架构要求领导小组必须高管履职,组员涵盖各个业务负责人。并且,小组规章制度包含内容,监控条件均作出详细规定。我国反洗钱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我国的反洗钱工作也曾遭受质疑。美联社曾报道称,中国正在成为国际洗钱中心。对此中方政府给予了强硬的回复,称: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打击洗钱这一严重犯罪活动。中国政府签署、批准并执行联合国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的国际公约和决议,在这一领域积极开展国际合作。我们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政策坚定不移。中国过去不曾是、现在不是、将来也绝不会是所谓的国际洗钱中心。

2017年,央行3号令《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下称《办法》)以及117号文《通知》的正式实施,更是标志着中国反洗钱进入专业领域。

3号令第十一条提到:金融机构发现或者有合理理由怀疑客户、客户的资金或者其他资产、客户的交易或者试图进行的交易与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相关的,不论所涉资金金额或者资产价值大小,应当提交可疑交易报告。其中“合理怀疑”四字可谓最大化的提高了人工认定洗钱行为的最大范畴。以往,金融机构在反洗钱与减少客诉、提高体验之间不断寻找平衡点,常常苦于拒绝客户的开户要求而无据可依。此项规定落到纸面赋予各个参与反洗钱金融机构更大的自主权,起到了从源头上遏制洗钱行为的作用。据记者向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关人士了解得知,可疑交易行为包括突然性的大额进出款、非正常时段交易等。

作为3号令辅助的117号文,同样也要求银行金融机构与支付机构,加强开户管理,防范非法开立、买卖银行账户及支付账户行为。法规此次列举多种用户真实信心核验方法,其中新增的“收集公共事业账单”的要求在可执行性上值得进一步探讨。以缴纳电费为例,掌握用户信息的是各地的电网系统,银行和支付机构作为金融服务行业,无权调取这部分个人信息。同时,个人信息的泄漏并被不法运用,各个商业机构对用户信息争夺不休,乃至出现此前的顺丰和菜鸟大战,用户对个人信息的公开越来越敏感。通过收集公共事务信息确定客户身份,遏制洗钱犯罪活动,在各个机构积极配合的情况下,还需要监管机构在推动金融机构与“信息源”企业合作,在数据共享、信息合理使用等方面进行支持,建立更加完善的征信系统是各方面的迫切需求。而细致者则指出法规中“有选择地采取”这样的字眼可见监管对执行机构的体恤,为此种种,该要求的实际执行效果值得长期关注。

反洗钱工作对金融机构来说不仅是意识上的提升,同时是长期人力物力方面的投入。技术层面,银行、保险、证券、第三方支付等金融机构均需安装专业的反洗钱系统。据了解,第三方支付机构代表——易宝支付在2012年就安装了专业反洗钱系统,通过技术手段来检测可疑数据,并辅以人工判断,至今已更新四代。团队层面,为响应《反洗钱法》的颁布,易宝“反洗钱领导小组”在2006年便完成建设,负责反洗钱工作的日常管理、组织协调工作。反洗钱小组由易宝支付联合创始人、总裁余晨直接领导,组员涵盖市场、运营、技术、财务等企业各部门,并多次邀请专业反洗钱讲师对团队进行专业培训,提升业务水平。此外,易宝支付把每年9-10月作为反洗钱知识宣传月,到周边社区进行义务宣传工作,宣传恐怖融资、非法集资等洗钱行为和防范手段,提高公众的反洗钱意识。

“洗钱行为对金融安全,社会稳定影响极为恶劣。宣传反洗钱知识、提高公众的反洗钱意识,打击经济犯罪、遏制洗钱风险,建立良好的市场秩序、保障金融市场健康规范运行,作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我们责无旁贷。”易宝支付总裁余晨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到。

出借个人信息获利可能涉案 最高获刑5年

反洗钱经过各相关金融机构的大力宣传,已经逐渐形成较为成熟的社会意识,但洗钱犯罪的形态多样,隐蔽性强,普通民众仍需从各方面提高防范意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为洗钱犯罪提供:(一)提供资金帐户的;(二)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的;(三)通过转帐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的;(四)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的;(五)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

目前,个人信息泄露严重,洗钱犯罪有时会与电信诈骗、信息买卖等犯罪行为共同出现。

在部分意识落后地区,个人出借身份证、银行卡;帮助他人携带资金出入境;帮助他人购买金融票据、有价证券等行为时有发生,殊不知这样的行为可能令个人账户成为洗钱帮凶,情节严重者将会被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最高可获5年有期徒刑,处涉案金额5%到20%的罚金。对于此,此次的新规加强开户的身份核验等措施,同样起到保护公民人身权益的重要作用。

预防洗钱犯罪,维护金融安全,离不开法律的制定与完善,离不开各金融机构对其义务的严格履行,同样也离不开社会个体的积极配合。加强反洗钱人才培养,各行业各司其职,洗钱犯罪活动将得到有效治理。

(责任编辑:达达)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