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商讯 > 正文

钢铁行业烟尘颗粒物务实治理技术:4H除尘除雾装置


 新华网2月11日讯(记者兰齐,通讯员刘曼婷、魏娟)“今年,我国将制定实施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启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还要出台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汾渭平原等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实施方案”。在2日至3日在京召开的2018年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环保部部长李干杰介绍了这一情况。他表示:继续推进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启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加强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治理,开展“散乱污”企业及集群全面排查整治。

      这表明:燃煤锅炉、电力行业超低排放改造方兴未艾之时,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将大气治理推上一个新的高度。记者从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了解到,为配合国家大气治理政策的推进,中心正在征集、汇总国内外相关技术,其中就谈到近几年来在燃煤锅炉烟气超低排放方面取得骄人成绩的“4H高效微旋流除尘除雾装置”,在不同脱硫工艺条件下,对吸收塔入口较高浓度烟尘颗粒物超低排放改造的经验。年根岁底的繁忙中,带着关注的问题、我们采访了“4H高效微旋流除尘除雾装置”的专利权人周琪先生。

      据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介绍,最近几年你们的技术“4H除尘除雾装置在燃煤锅炉烟气超低排放方面应用很成功。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

      近两年,我们采用4H除尘除雾装置”对几十台套燃煤锅炉、玻璃窑炉等装置的烟气,在不同脱硫工艺条件下进行除尘、协同脱硫超低排放改造,在吸收塔入口尘50-100mg/Nm3及以上工况条件下,改造后稳定达到5mg/Nm3以下的超低排放标准。在除尘超低排放改造同时,协同解决二氧化硫超标排放问题,在不增加喷淋层条件下,二氧化硫排放从改造前的150mg/Nm3左右、降低到35mg/Nm3以下的超低水平。媒体曾以《规避同质化竞争的4H除尘除雾装置》为题做过报道,阐述了4H除尘除雾装置在技术特点、应用范围等方面的个性化优势。

      能简单介绍一下4H除尘除雾装置吗?

      从《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烟尘颗粒物超低排放标准,我们开始研发专门针对于烟尘颗粒物超低排放的技术:高效微旋流除尘除雾装置(4H除尘除雾装置),4H是高除尘、高除雾、高节能、高节水的意思。

      结合研发初衷、应用实践,我们为这项技术归纳了几句话:4H高效微旋流除尘除雾装置,主要控制粒径5微米以下烟尘颗粒物、液滴的排放,具有卓越的除尘、协同脱硫、脱汞、源头治理雾霾、消除白烟石膏雨的务实技术优势。与其他管束式除尘器相比,具有内部结构独特、不易结垢堵塞、适应含尘量高的复杂气源、个案制定技术方案四大优势。对不同湿法脱硫工艺有较强的适应性。

      国家已经启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这方面有些什么考虑?

      我们大范围接触钢铁行业也就是最近半年。部分省市出台“烟气脱白”政策导向后,由于经过4H除尘除雾装置超低排放改造的项目,普遍体现了显著的协同脱白效果,最近短短几个月,我们为全国二十多家钢铁企业的六十多个项目,起草了烟气除尘、脱白技术方案,引起钢铁行业烟尘颗粒物超低排放、烟气脱白治理领域极大关注。媒体也以《经济务实的烟气脱白技术》跟踪报道。

      与电力行业相比,钢铁行业的超低排放工作有它的特点、也有其艰巨性:一是前一轮总体经济形势走低、钢铁行业包袱很重,虽然一年多来去产能、部分企业效益有所好转、但总体效益状况不是很乐观,投资改造有一定的客观困难;二是钢铁行业烟气,具有气源多、成分复杂、部分烟气处于无组织排放状态等特点,比如钢渣热焖、热轧、连铸二冷等,不少工艺段水蒸气夹带着烟尘颗粒物等污染物,处于无组织排放状态。即使前几年已经新上环保设施的烧结、球团、炼钢等环节,与超低排放要求存在比较大的差距;三是钢铁行业烟气的含氧量特点,一般在16-18%左右,远远高于燃煤锅炉6-9%的含氧水平,就烟尘颗粒物来说,这就意味着排放的称重值必须远远低于燃煤锅炉,改造的难度更大、技术要求更高。

      前期工作中,我们在钢铁行业烟气除尘、烟气脱白方面开展了大量基础工作、也广泛进行了行业交流。这些工作为今后更好的服务于钢铁企业奠定了基础。

      其实前几年不少钢铁企业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造,为什么超低排放的压力还如此大呢?

      除行业的技术标准的差异外,还在于钢铁行业在环保治理方面的几个误区:一是谁的便宜买谁的。在烧结行业最普遍,不少脱硫装置安装了不同厂家的管除,包括一些大牌公司的产品,结果烟尘颗粒物排放普遍不达标、还出现严重的结垢、堵塞现象;二是谁的时髦买谁的,比如湿式电除尘器的采用,忽略了湿电的工况范围,一次除尘采用布袋除尘、电袋一体除尘方式,吸收塔入口尘在50mg/Nm3以下、出口10mg/Nm3是可以达到的,突破这个工况范围,能达标的微乎其微;三是设计条件存在很大不真实因素。有些项目业主确实不掌握实际数据、出现误报现象。有些情况就是为节省投资、把入口条件提得太低。比如脱硫前一次除尘采用三级电场电除尘、运行了不少年,提出脱硫塔入口尘30mg/Nm3,明显是偏低的。

      你们在燃煤锅炉超低排放方面有丰富经验。如何结合钢铁行业的特点,开展量身定做的工作?

      去年,我们提出了《管与管相似 芯与心不同》的定位口号。大家知道,“管除”由外筒、内芯两大部分组成。外筒大同小异、内芯天壤之别。如何用“心”打造“芯”,我们提出了四个方面体会。

      归结起来就是:一对一柔性配置、量身定做,而不是一根管子卖天下。我们有一张数据采集表,数据采集表回来后,我们首先进行技术分析,烟气来源、一次除尘方式、脱硫工艺、烟尘颗粒物的粒径分布和成分分析等等,这才提出这个项目的技术方案框架。我们关注的是:4H产品、技术能否解决个性化项目的技术问题,再针对每个项目的设计条件,提出一对一、个性化柔性解决方案。这也是4H高效微旋流除尘除雾装置与其他管除的本质区别(热线电话:400-663-9510;15811427710)。

(责任编辑:shangjie33)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