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界网 > 时尚 > 锐生活 > 正文

安卓崛起:从病猫到老虎的征服路


2004年,安迪·鲁宾(Andy Rubin)给好友史蒂夫·佩尔曼(Steve Perlman)打了一个紧急电话。鲁宾的创业公司Android遇到了麻烦,他解释说。鲁宾并不想再次开口要钱,但是形势危急。

站长之家, 安卓系统, 安迪·鲁宾, Android项目, 谷歌公司

旨在为手机开发移动软件的Android公司现金告急,其他投资者没有注资。佩尔曼同意尽快提供一些资金。“或许越快越好。”鲁宾紧张地说。鲁宾已经错过了给Android写字间交房租的时间,房东威胁要把他赶走。

佩尔曼先到银行取了1万美元,10张100美元的钞票,然后交给鲁宾。第二天,他又提供了一笔数目不详的资金,成为Android的种子轮融资。“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相信这个东西,我想要帮助安迪。”佩尔曼对Business Insider说。

有了现金,鲁宾又带领Android重回正轨。随后他获得了更多资金,把团队搬到了位于加州帕洛奥托的一个更大的写字间,这里可是美国西海岸的科技中心。

如今,Android支持着全球85%的智能手机,而iPhone只占比11%。它还在向手表、汽车和电视领域进军,不难想象,未来Android将进入一切设备,从微波炉到恒温器,再到牙刷。

在夺取智能手机市场85%份额的过程中,鲁宾需要击败两家在他们时代最具价值、最能盈利的科技公司:微软和苹果。他还要与移动运营商竞争,要说服手机生产商接受自己的理念。

鲁宾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得到了很多投资者的帮助,包括佩尔曼,也包括来自谷歌的大力支持。

Business Insider根据对多位早期知情人士的采访,整理出了Android崛起之路。

不切实际的理念

在安迪·鲁宾29年的硅谷生涯中,他一直是著名的技术天才、商业精英和活跃领袖。但从根本上讲,鲁宾是一位喜欢创造新事物的企业家,无论是编写代码还是开发机器人。

他在Building 44大楼内尽情展示自己的工程才能,这是Android在谷歌园区内的办公大楼。在这里,鲁宾利用业余时间开发了一个巨大的机器臂,每次发送信息就可以给他制作咖啡。这台机器位于大楼二楼,一位前谷歌员工说它足以举起一辆汽车。

鲁宾的另外一个项目就是在谷歌园区的草坪上遥控一架巨大的直升机。“这是一架价值5000美元的巨大直升机,他想要驾驶它垂直起飞和降落,”前谷歌移动产品管理团队的负责人萨米特·阿加瓦尔(Sumit Agarwal)说,“直升机没有爆炸,但是在Building 44大楼前的草坪上解体了。”

鲁宾在谷歌开发机器人之前,他首先要证明自己的疯狂理念能够执行得下去。他最疯狂的理念之一产生于二十一世纪之初,给手机开发一款操作系统。

2000年代初,运营商控制着一切,从手机的营销方式到推广成本,他们想要维持现状,不希望任何公司,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损害自己的利益。Android早期员工称,正因如此,当时候科技行业大多数人认为鲁宾的想法不切实际。

运营商体系是封闭和封锁的,而Android是开源的。“开源”一词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拿走Android原始代码,免费应用到自己的设备上。任何人都可以基于这个代码进行开发和修改。

鲁宾最初想为照相机设计Android,但是无法引起投资者的兴趣。所以他与此前设计过WebTV界面的克里斯·怀特(Chris White)、前T-Mobile营销高管尼克·西尔斯(Nick Sears)结成团队。鲁宾解释了他为手机创建开源操作系统的理念。瑞奇·米尔纳(Rich Miner)于2004年2月加入这个团队,成为另外一位Android联合创始人,现在米尔纳在谷歌风投负责东海岸投资。

据消息人士透露,Android团队向风投资本家介绍自己的理念时,他们最初的商业计划是免费向手机生产商发放软件。运营商会从生产商订购搭载Android开源软件的手机,然后根据他们自己的想法对手机进行品牌命名或修改。接下来,Android向运营商出售基于这款软件的“增值服务”。

这是一个旨在吸引运营商的商业计划。但问题在于,任何移动产品的成功都非常困难,因为运营商不愿放弃他们对整个行业的控制。例如,鲁宾开发的第一款手机T-Mobile Sidekick,只能在得到T-Mobile的同意,并且据此命名后才成为现实。很多T-Mobile Sidekick手机用户根本不知道鲁宾的Danger公司为何物,他们只知道自己只能从T-Mobile买到这款手机。对于任何想要购买这款手机的消费者来说,这是一款T-Mobile的产品,而不是Danger的产品。

当然,鲁宾的计划允许运营商公开做广告宣传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但也要求他们与Android分享在移动市场的话语权。他们不会轻易同意这样的观点。这种难以渗透的环境会令任何CEO生气,但鲁宾不会。

关于鲁宾对运营商刁难的反应,一位消息人士说:“即便情况非常糟糕,你也绝对不能放弃,这是打造这样产品的人们必须具备的工作基础。”

大多数人认为,鲁宾想要尝试简直是疯了。佩尔曼与鲁宾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在苹果公司共事的时候就已经相识,他记得2003年鲁宾曾与Whole Foods一位风投资本家会面,并问他对这个开源项目有何看法。

“他说,‘史蒂夫,加油吧。’他必须售出至少100万部这种产品,才能打破格局,”佩尔曼回忆说,“他就像是要把整片海洋都煮沸。”

2014年,分析师预计全球Android手机出货量超过了10亿部。

理念背后的巨人

鲁宾毕业于纽约的尤蒂卡学院。创办Android之前,他已经在科技行业摸爬滚打多年,最早在Carl Zeiss Microscopy工作,1986年至1987年间在这家公司担任开发工程师。

据《纽约时报》报道,离职之后鲁宾前往瑞士,在一家机器工公司工作。1989年在开曼群岛度假时,鲁宾遇到了一位名叫比尔·卡斯维尔(Bill Caswell)的苹果工程师。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鲁宾并不认识卡斯维尔,但帮了他一个忙:卡斯维尔与女朋友吵架后被赶出了自己的沙滩别墅,然后鲁宾帮他找了一个住处。

正是通过卡斯维尔的引荐,鲁宾得到了在苹果工作的机会,并于1989年到1992年在苹果担任软件工程师。在苹果工作期间,鲁宾对机器人的热爱依旧非常明显,他甚至得到了一个昵称:Android(意即“机器人”)。

但鲁宾也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人。他在开发苹果内部的电话系统时,曾经使来电听起来就像时任CEO约翰·斯库利(John Sculley)给员工打电话授予特殊股票期权一样,他还因此遇到了麻烦。

鲁宾和佩尔曼后来离开苹果,加入了一家名为General Magic的公司,这是一家上世纪90年代初从苹果分拆出来的公司,它曾经开发出一台手持的个人计算机,这被看作是现代智能手机的前身。现在,佩尔曼担任Artemis Networks公司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致力于提供传统运营商网络的替代解决方案。

1995年至1997年间,鲁宾一直在General Magic公司工作。然后他离开公司,加入了佩尔曼创办的WebTV,这家公司后来被微软收购,并成为MSN TV。佩尔曼也随之加入微软。1999年,鲁宾离开微软,创办了自己的公司Danger,正是这家创业公司发明了T-Mobile Sidekick手机。

鲁宾当时候并没有认识到,实际上这是他的第一个大突破,并最终导致他的第二个创业公司被谷歌看中并收入麾下。

谷歌抛出橄榄枝

尽管很多人认为鲁宾的想法过于疯狂,但他还是找到了一位早期的支持者:拉里·佩奇(Larry Page)。

佩奇是谷歌联合创始人,他发现鲁宾的Android项目时,还担任着谷歌产品负责人。他要求谷歌一位高管与鲁宾联系,这可能是鲁宾一生中接到的最重要的电话。

谷歌对鲁宾说,他们听说了Android,并想要提供“帮助”。此前佩奇曾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小组会议上见过鲁宾。

2005年1月的第一周,鲁宾和西尔斯开车来到谷歌山景城总部与佩奇坐谈。参加坐谈的还有谷歌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以及谷歌风投顾问、谷歌最早的10名员工之一乔治·哈里克(Georges Harik)。

佩奇穿着很随意,T恤配牛仔裤。布林连鞋都没有穿,手腕上还戴着一块迪士尼塑料表。他坐在两个糖罐旁边,不时往嘴里放满满一把糖果。

佩奇开门见山,先是赞扬了鲁宾此前的工作。他说T-Mobile Sidekick是他见过的最好的手机之一。布林则开了几个玩笑,然后与鲁宾就Sidekick背后的技术细节进行了非常深入的交流。

这次会见并不完全是赞扬鲁宾,布林还要考验他。他一直强调如果怎么样,会让Sidekick更好,通过这种方式向鲁宾施压,并问他为何选择这样的方式来开发手机。

这不是一段充满侵略性的对话,而是一次旨在解决问题的协作交流。

鲁宾和西尔斯离开会谈现场之后,这一点已经非常明确:谷歌对Android感兴趣。但原因不清楚。谷歌是他们的朋友,还是敌人?你是否正在开发自己的移动软件,然后从竞争对手取经学习?

45天之后,当谷歌再次给鲁宾打电话要求第二次会面时,佩奇的意图变得很明显。这一次,Android四位联合创始人全部到齐,他们还给谷歌展示了一款软件原型。

(责任编辑:商界在线)

更多

新闻导航

  • 最新文章
  • 推荐文章
  • 热门文章
  • 猜你喜欢